【ベルジク】白鲸(1)

贝格曼X西格


  阿诺德·贝格曼横穿大西洋抵达亚特兰大合众国时是一九四二年春季。战争几个月前方才以日耳曼溃败告终,他身负恶名,一无所有,惶惶如丧家之犬;那是他一生中最为狼狈的时刻——这话虽是后来的官方讲法,却出自于某个被他抢了高处坐席的军官口中,真实性显然要大打折扣。几十年后一批公之于众的档案里有他那时的影像资料,笑容轻佻,仅剩的左眼中仍有火光燃烧,手里拎着那个后来惹出滔天祸事的手提箱,全然不见丧家之犬的样子:日耳曼尼亚帝国的前特务头子显然不认为自己该作为战犯被送上法庭继而是绞刑架。他野心勃勃,打算同这个落地不久的年轻国度来一番讨价还价,为自己换个雇主,并赢回不输以往的好位...

【鹤一】假如砂糖与魔法仍不足够(中)



  恶魔鹤丸国永先生的时间并不是线性运作的。不过主观上来说,他仍然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因此当他彻底厌倦从各种世界搜罗奇珍异宝之后,受某些看多了通俗小说的友人诱骗,竟以为买下某个落败古堡过吸血鬼伯爵生活是个好主意。事实上,他列出的体验生活清单野心勃勃,至少含有一百行以上的幻想物种,相较于恶龙、克拉肯和天使——是的,他真的写上去了——吸血鬼看着似乎是明智的新手练习。

  “哎呀——,也不是不行。或许你真的希望从到处叼珠宝的乌鸦变成蝙蝠?”同事莺丸说。也许可以被视作委婉的规劝。

  “我可从头到尾没有一点是黑色的!”鹤丸国永坚持基本立场,把身上唯一一点深色(一条非常庄重的黑蓝条纹领带,...

【胜法】Bad Romance

BGM是ヒトリエ的《フユノ》

瞎写爽一爽


  阿形胜平在年幼时乘坐一辆随处可见的黑色私家车驶入洲笼市,一座执拗矜持的人工离岛。他那时开朗但乖巧,端坐在保险带中像被吞在柔软的河蚌里,唯一一次乱动弹是扭头去看后车窗里映出来的城市地标——像是脐带那样,将这座人工岛草草连接在现实中的桥梁。上部高高扬起,尖锐笔直,构成宛如伤痕的拒绝符号。他觉得有些困惑,又觉得有趣,甚至觉得迷人,但到底觉得难以理解。没有关系,这座城市很快亲自向他阐释了这个符号的基本含义;几分钟后黑色私家车在地表支离破碎,如同蚂蚁被幼童的巨手碾成薄薄一层稀烂,他被座椅构成的稳定形状扣在地上,脑袋一阵一阵发烫发疼地跳动,手中握满从...

【鹤一】假如砂糖与魔法仍不足够(上)

迟到好久而且没写完的圣诞礼物!……的上半部分……

实际上一点也不圣诞


  像所有人类那样,一期一振生活在线性时间中。因此十一岁的粟田口小少爷在尝试悄悄逃跑时对未来一无所知,他已经被激昂的情绪攥住,满心只想去闯荡世界一番。马戏团帐篷里浮动着燃烧的热焦味、活兽皮毛的腥臭、人群簇拥时浓烈的体味;他走得摇摇摆摆,越是想着父亲随时会捉住他,越是走不利索。

  “看着。”父亲的低语仍在耳畔,带着疤痕的右手用力捉着他的肩膀,语气里带着某种随时会嗤笑出声的严厉,“我对这种粗蛮取乐不敢苟同,但这其中有某些将是你要学会的事。”

  一期一振从一个帐篷闯进另一个帐篷。一只虎关在一间笼子中央,静默而宽厚地...

【鹤一期】太空鱼会遇见粒子猫吗(二)

#潦草,仓促,没写大纲一路狂飙。各种意义上,请酌情阅读(

#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虽然还有没交代的事,但是停在这里好像也不错


  一期被他的夸张动作吓了一跳,呆呆地看着这位时间旅行者(自称),良久没有反应。公园里有点寂静,饶是鹤丸也被尴尬到了,挥着手试图给自己圆场:“不是……说到底,你看嘛……”

  水蓝色的小小少年轻轻笑了,捉住他的一只手:“谢谢您。”

  并不存在的风铃声带着成片青色麦田的气息,在另一片没有实体的浪潮里响彻起来。鹤丸无端地想起昔日钥匙圈留在指尖的冰凉触感,但那很快被一期手掌的柔软覆盖过去。

  

  也不全然是麻烦,不是吗?我成了时间旅行者。虽然随机失控,...

【鹤一期】太空鱼会遇见粒子猫吗(一)

#……深夜悄悄(。)复健除草,短,潦草,没有写大纲后期可能一路狂飙

#科幻梗……大概吧。细节处理很随便


  去掉那些心怀鬼胎的工作任务和物理公式,鹤丸国永起初是这样理解那趟太空旅行的:十分之九光速,六次虫洞旅行,四段时间跳跃,半年误差波动,三个月缓冲修复,然后二十五岁的一期一振就能遇见二十五六岁的鹤丸国永。

  下定决心的时候,二十三岁的一期一振刚刚伸出手来摸了摸十九岁的鹤丸国永的头。他刚刚像安抚吵闹的弟弟那样温和坚决地拒绝了鹤丸的共饮邀请,想让这位尊敬规则的研究员默许未成年饮酒显然天方夜谭。他触摸鹤丸的手难以被咂摸出任何一丝多于长兄式温情的味道。一期在研究所里非常年轻,但远比鹤丸年...

浮草revelry

菜鸡文手
杂食
极地一人乐诅咒受害者

©浮草revelry | Powered by LOFTER